這篇是我當初為了四校文藝獎所寫的兩篇極短篇中的一篇,但是後來得知一個類別只能投一篇之後,我選了另外一篇作為參加比賽的作品。而最後,投稿的那篇作品也的確拿了個第三名,所以以馬後炮的角度來看,當初沒選這篇或許是正確的吧?


    從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很欣賞像是莫札特、貝多芬這些偉大的作曲家,雖然說他們的作品我一首都沒聽過。

    因為我從剛出生的時候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所幸,現代科技的進步讓我的生活不至於太難過,但是每當我看見別人在書本上或者是網路上,訴說著那些音樂有多麼美妙時,我只能投以羨慕的眼光。
    我曾詢問過醫師是否能夠動手術植入耳蝸刺激器(也就是所謂的電子耳),但是醫師知道我的要求之後,跟我說現行的電子耳解析度對音樂這種複雜的聲音組成可能仍無法處理得很好,所以我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一日,我在無意間得知某間醫院正在和大學合作,準備要測試最新的高解析電子耳,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前往醫院跟負責的醫師會面。
    在瞭解我的情況之後,他便開始跟我說明,雖然大多是些陳腔濫調,但是最後他說了一句話,讓我終於下定了決心:「就規格上來說,新的電子耳絕對足以應付任何類型的音樂。」
    就算只是理論上也好,只要有機會能夠聽到美妙的音樂,不管是怎樣的方法,我都願意嘗試。

    就這樣,我進了手術房,全身麻醉之後,我的意識逐漸模糊。在失去意識之前,我唯一的想法是希望手術後能趕快醒來,好一償我多年來的夙願。

    那是什麼?擾亂著我思緒的是什麼?

    頭痛欲裂的我張開雙眼,看到醫師以及護士站在我的病床旁。
    好痛!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平靜的腦海現在早已是狂風暴雨。
    接著我看到醫師開口,我才終於瞭解到這種混亂的來源,隨著醫師嘴巴的變化,我可以「聽」到我從來都沒聽過的,聲音。
    「妳現在感覺如何呢?」我勉強讀出醫師的唇。

    我感到一陣噁心。
    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這不是我想要的世界,這是一個我後悔踏入的世界。
    我用力地想把這種感覺趕出腦內,我可以感覺到喉頭的震動,然後我聽到了讓我耳朵刺痛的聲音,那是我的尖叫聲。
    醫師和護士看到我這樣的情況,便上前想要將我壓在床上,我將他們推開之後,跑出了病房。

    一路上,各式各樣的聲音不斷地攻擊著我,讓我完全無法思考。
    我毫無目的地跑著,來到了轉角的樓梯口,我一腳踏了出去。

    除了空氣,我什麼都沒踩到。

    跌下樓梯的我,倒在地上,溫熱的液體從我的耳中流出。
    此時,醫師及護士趕到,不停地搖著我,嘴巴也跟著動作。

    終於,我又回到了我原本那寧靜的世界。

bruce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