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PTT上看到有人說東映版的Kanon中,名雪當了一整季的好人(誤),也瀕臨壞掉的邊緣(誤更大),於是閒來無事的我(天音:你不是要段考嗎?)便花了一個晚上抓到了東映版的Kanon要來一探究竟。
大略瀏覽一遍之後,發現最經典(?)的劇情是在第11集那段名雪看到祐一和あゆ擁吻的劇情,不過後續名雪沒有壞掉真的是讓人大失所望啊。
所以,我才興起了要寫這篇同人的想法,想劇情大概花了一個下午,也許不是很周延,大家就加減看一下吧XD"

(前半段是稍加改編過後的東映版動畫的劇情,後半開始才是主線)

「要不要吃些什麼呢?」
「好啊,吃些什麼呢?」
「吃些能填飽肚子的東西吧。」

走出月台,朋友們如此商量著。

「抱歉,今天我想早點回家...」名雪說道。
「啊?為什麼?有什麼重要的事嗎?」朋友關心地問。
「不是這樣的... 我先走了。」名雪快步離開。

騙人,其實明明就很重要...
只要是關於祐一的事...

如此想著,名雪離開了車站。

「喂,等一下啦!」「哈哈哈...」

祐一和亞由兩人嬉鬧著,此時,亞由停了下來,站在廣場一旁的長椅上。

「祐一...你還記得在這個地方曾發生過的事嗎?」亞由問道。
「嗯...」祐一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這裡啊,是我們以前約好要互相等待的地方喔。」亞由笑著說。
「我...我對七年前的事情幾乎都不記得了...」
「是嗎...」亞由的神情有些失望。
「再度來到這裡之前,我也是很抗拒,總覺得曾發生過很悲傷的事... 感覺如果不來到這個城市的話,就不會...」
「我很高興能和祐一再度在這個城市相逢喔。」祐一抬起頭來,不解地看著亞由。亞由繼續說著:「因為我一直在這個長椅上等著祐一回來... 一直... 一直... 一直地等著你... 所以... 」祐一走近亞由。

「謝謝你,祐一。」亞由將臉慢慢靠近...

名雪走到半路,看到了一旁不知道是哪個小孩做的雪兔,不知不覺走了過去。
此時,她注意到了在廣場長椅旁的兩個人。

「祐一... 還有亞由?」

還來不及思考,兩人的距離逐漸拉近。
當兩人的臉龐相交在一起時,在名雪的腦中突然爆出一聲尖叫。
「騙...騙人...」
淚水似乎想突破眼眶,毫無限制的衝出。

名雪守著最後一道防線,往家的方向奔跑著。

回到家,名雪靠著門不停地喘氣著。
腦中盡是剛剛的畫面,揮之不去。

「啊,歡迎回來。」秋子從廚房探頭出來,看著名雪喘著大氣,她問道:「妳用跑的回來嗎?」
「嗯...因為有點晚了。」現在的名雪只能隨便找個理由。
「肚子一定餓了吧?那我馬上去做晚餐了。」秋子回到了廚房。

名雪默默地脫下鞋子,正打算回房間時,門打開了。
「我回來了。」祐一的聲音再次刺痛名雪。
名雪回過頭,看見祐一... 還有從祐一身後探頭出來的亞由。

此時秋子也從廚房走了出來,「啊,是亞由啊。」
「嗯,偶然在車站前面遇到的。」祐一說。
「這樣啊。現在我正好在做晚飯,可以的話,亞由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呢?」好客的秋子馬上提出了邀請。
「如果可以的話要不要順便住下來呢?」祐一笑著提出了他的想法。
「可以嗎?」亞由隱藏不住臉上雀躍的神情。
「當然可以。睡衣的話,就跟名雪借吧?」秋子說。

名雪只能同意。

「那,亞由快點進來吧。」秋子說。

此時的名雪...

1. 回房間(原著選項XD)
2. 去廚房幫忙


「媽媽... 我來幫妳準備晚餐吧...」名雪有氣無力地說著。
「嗯,那就麻煩妳了。」秋子也答應了。

「為什麼...」儘管到了廚房幫忙,名雪還是忘不了那個畫面。
七年前的往事和現在的情景漸漸交融,帶來的心痛也越來越大。

此時,名雪看到了一旁的刀具。

嘴角掠過一絲詭異的微笑。

吃完晚飯之後,名雪便熱情地對亞由說:「亞由,妳要借睡衣嗎?那我帶妳去挑吧。」
「嗯嗯!」亞由滿臉微笑地跟在名雪後面。

來到房間,名雪選了一件黃色的睡衣,要亞由試穿看看。
「嗯...好像有點大件...」亞由看著過長的衣袖及褲管有些困窘地說。
「嗯,不過很好看呢。祐一... 應該會喜歡吧。」名雪臉色逐漸暗了下來。
「真的嗎?!」亞由絲毫沒有察覺到名雪的異常。
「亞由,你喜歡祐一嗎?」名雪很不自然地問道。
「嗯... 因為人家從七年前就一直等待著祐一回來啊...」亞由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是喔。」
「啊?」
「那天晚上,下著雪,我一直等著,一直等著... 但是祐一卻始終沒出現...」名雪回憶著當時。
「現在,好不容易祐一又回到我身邊,但是...」名雪停了下來。
「但是?」亞由還是迷惑。
「但是... 妳卻出現了。」名雪抬起頭來,冷冷地說。

就在亞由來不及反應的同時,名雪一刀刺進亞由的腹部。
「啊...」名雪把刀抽出,黃色的睡衣上的血漬逐漸擴張。
「嗚咕...」亞由緩緩地倒下。
「妳卻又出現要來從我身邊帶走祐一。」名雪俯視著倒在地上的亞由,接續著未說完的話語。

「亞由?名雪?」門外傳來祐一的聲音。
名雪沉默不語。
「名雪?亞由?我要開門進去了喔。」

一開門,便看到倒在地上的亞由,睡衣上多了一塊深色的污漬。
祐一馬上衝到亞由的身旁。
「亞由!名雪,亞由發生了什麼事?」當祐一看到了名雪手上染血的刀,便明白了。
「名雪妳... 算了,救亞由要緊。」祐一將目光轉回亞由身上,試圖要止住不斷流出的鮮血。
「我,一直在等著祐一回來喔... 從七年前的雪夜就一直等著祐一...」名雪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都這個時候了,妳還在說那什麼話啊!可惡!怎麼樣都止不住啊!」

此時,頸上多了冰冷的觸感。
祐一緩緩地抬起頭來。

少女臉上流著兩行清淚,她的眼神... 該怎麼說呢?是怨恨?是歉意?是不捨?或許都有吧!
正當祐一如此想著的同時,頸上冰冷的觸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溫熱的血液從傷口不停地湧出。

名雪看著祐一倒在亞由的身上。「去死好了... 你們...」儘管這麼說著,眼淚仍然止不住,仍然無法違背自己的心意。
「為什麼... 你還是不能了解我的心意...」名雪無力地跪了下來,對著渾身是血的祐一說。

「名雪...」秋子出現在門口。
「媽... 媽媽...」名雪有些膽怯地回頭。

「名雪,妳...」秋子緩緩地朝著名雪走去。
此時,名雪竟然感到莫名的恐懼。
「不... 不要過來!」名雪大聲地喊著,但是秋子仍然沒有停下腳步。
「跟妳說了不要過來!」名雪再度失去理智的大喊,手也下意識的伸了出去。

瞬間,名雪錯愕地看著刀尖刺入自己母親的胸口。
秋子倒在名雪的身上,雙手無力地擁著名雪。
「名雪...」秋子似乎還有話要說,但是卻只能緩緩地閉上眼睛。

秋子失去力氣的身體滑落到地面上,臉上帶著一絲蒼白的微笑。

名雪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只有淚珠,不停地從臉頰滑落。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連自己最依賴的媽媽也...
名雪看著自己沾滿秋子鮮血的雙手。

「為什麼... 我是因為媽媽才不會感到寂寞的啊... 連祐一不在的時候也是... 從一開始就是.... 現在...」名雪泣不成聲。

過了一會兒,名雪站了起來,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秋子。

「媽媽... 我很快就會去找妳,要等我喔。」名雪無力地擠出微笑。

窗外,雪開始緩緩地落下。

名雪舉起已經被染成鮮紅色的刀。

在這個寂靜、潔白的夜裡。

後記:寫了兩天,結果寫出的東西還是跟腦子中的有些差距,很多地方也還是怪怪的,開始屠殺(誤)的那一段有點太趕(大家都急著領便當?XD),描寫的部分也很單調。總之,我的國文造詣還是太淺了啊... orz
題外話,話說我最近好像很喜歡想一些壞掉、屠殺的劇情,難道是我這類型的東西看太多了嗎?囧

bruce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劉仔
  • 什麼鬼阿....

    驗證碼:7348
    我看壞掉的人是擬.....
    名雪派的我決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何況我對他媽媽更是~

    總之....你真的壞掉了...
    從字數上來看....壞的很嚴重呢....
  • brucehsu
  • 字數我覺得不符預期耶...
    當初我還以為會寫到3000字,看來太高估我的文學造詣了。(汗)
    總之,千錯萬錯都是祐一的錯,女角們是無辜的啊∼(誤很大)
    話說如果要選Kanon中我最喜歡的女角還是難選啊,看了京阿尼的動畫之後先被あゆ萌到,跑完了名雪線之後對名雪的好感度急遽上升,接著跑真琴線又被摧淚彈轟炸到不行,喔,更別說還沒正式接觸Kanon之前,對於舞的好感度就很高了...
    至於秋子... 那是不可攻略的啊,囧。Key社應該重製一條攻略秋子的路線才是(不過名雪可能又會壞掉吧orz)
  • 諺
  • 嗚嗚..名雪居然...

    "名雪看著祐一倒在亞由的身上。「去死好了... 你們...」"
    名雪居然說了"去死"T^T...
    ...名雪應該是...是更可愛的阿ˊˋ
    ...還有...總覺得類似SCHOOLDAYS的某個結局耶(驚
  • 可愛一點?
    像是這樣?
    「你們去死吧~你趴~^o^」
    (毆)

    brucehsu 於 2007/08/17 23:0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